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相公,陛下又请辞啦 > 第一百三十章 活曹操!

第一百三十章 活曹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相公,陛下又请辞啦第一百三十章活曹操!来了!感谢浮生兄大赏!
    中秋节休沐。
    章衡将自己锁在书房,皱着眉头看着被他写得乱七八糟的纸张。
    若是有人来了,大约也是要诧异的,因为上面乱七八糟的写着一些人名,但这些人名却是一个个大名贯耳。
    比如说什么枢密院的杜衍、吴育、韩琦,政事堂的章得象、晏殊、范仲淹、贾昌朝,又有谏院的蔡襄、欧阳修、石介,御史台的王拱辰张方平,另外还有文彦博、庞籍、张尧左、曹俏等等,二府三司的主官们一一在列。
    另外还有诸如变革派、守旧派、将门、勋贵、中央、地方、江南、福建、皇权相权、外戚、张贵妃、曹皇后等等字眼,相互之间用箭头、圆圈等等符号进行勾画,似乎在表达一些很是复杂的关系。
    许久之后,章衡终于是将纸张卷起来,然后找了火盆,用火折子点了,扔在里面看着它燃烧殆尽。
    许是闻到了烧东西的味道,章衎找了过来,看了一下火盆,没有问什么,只是道:“走吧,饭做好了,吃饭去。”
    章衡点点头。
    八月的天气渐渐凉爽了起来,兄弟两个拿着大碗,打了米饭和菜肉,浇了一勺子卤汤,坐在阶下吃了起来。
    “最近忙不忙?”
    章衎咽下一口肉问道。
    章衡也咽下一口肉,这肉卤的入味,他满意点头:“忙!事儿多,但都是小事。”
    章衎笑道:“老二媳妇很快便要生了,也不知道是男孩女孩,二哥儿可稀罕了。”
    章衡不由自主笑了起来:“可不,最近都见不着人了。”
    兄弟俩都笑了起来。
    章衡吃完了饭,与章衎说了声:“一会我出去拜访人,小驴车我乘着走了。”
    章衎点头道:“去吧,反正我也在家里温书,哪里也不去,晚上回来,咱们一起去老二家看看。”
    章衡点点头:“好。”
    小母驴最近胖了不少,章衡打趣道:“你这是胖了还是有了?”
    小母驴打了个响鼻,还作势要踢章衡,章衡赶紧让开,骂道:“好日子过多了是吧?”
    欧阳修住的就是一小巷弄里的院子,看着颇为简陋,章衡立即判断出来了:这欧阳修就是个穷逼啊。
    他笑了笑,心想也正常,这京朝官也不全是曾公亮那样善经营的,如同欧阳修这般也只能如此,如果能够稳定做几年官,倒是可以买得起房子,但得是懂得存钱才行,大手大脚的,一样存不下钱。
    欧阳修对章衡的到来颇为诧异,但也不以为意,毕竟他这陋室,也常有人来,毕竟他也是文坛中声名鹊起中生代,有人来找他讨论文学是很正常的。
    欧阳修对章衡很热情,不仅仅是因为章衡的文名远扬,其实还是自己好结交朋友的缘故罢了。
    “居正可是第一次来我这儿,蓬荜生辉啊。”欧阳修笑得很开心。
    章衡笑道:“早该来了,可这一年多来,东奔西走的,竟是片刻都不得闲,这么忙的官儿,也没有什么意思。”
    欧阳修大笑起来。
    欧阳修想与章衡聊文章聊文学,但章衡却是不接招,将话题转向最近颇为热闹的变革上。
    欧阳修倒也是愿意聊,笑道:“形势大好啊,范参政提出的《答手诏条陈十事,你可有读过?”
    章衡点头笑道:“范参政见识不凡,所提十条,正是切中大宋之要害,若真能实行,大宋就不日将成为强宋!”
    他心里补了一句:“……南宋便提前了。”
    《答手诏条陈十事提出了十项改革主张:明黜陟、抑侥幸、精贡举、择官长、均公田、厚农桑、修武备、推恩信、重命令、减徭役。
    “十策”虽然包括了国政的许多方面,但核心内容其实是两个旧而又新、新而又旧的老大难问题,这就是澄清“吏治”的问题,是通过“精兵简政”和达到减轻宋王朝经济重负、提高行政效率的问题;
    换句话说,是一个通过廉政而达到精兵简政,从而卸下皇朝身上背负的沉重经济政治包袱,从而达到富国强兵的问题。
    范仲淹对社会的严重问题的分析确实一针见血,切中时弊,对此时国政这十个方面的严重弊端,分析得不可谓不确当,亦不可谓不深入。
    但正是因为全然按照这个思路来改革,却是必将失败的。
    理由很简单,这种解题思路便是简单的时代的重大改革,搞成“既得利益集团”与“未得利益集团”的简单对立。
    其实王安石变法也是犯了同样的错误。
    前世的章衡跟着老领导去过不少的新公司就职,老领导每次进行革新公司的各项弊病时候,首先是先开辟一个新的谋利渠道,用于培养新的团体。
    而且这个新的谋利渠道,还不能是损害到原有公司团体的利益,等到新兴团体培育起来之后,他们自然而然便会取代老的团体,如此变革也就成功了。
    章衡对此并不理解,老领导告诉章衡说,任何重大改革,都不能把着眼点放在通过剥夺一个团体的合法利益来送给另一个团体,因为这样必然会造成更多、更大的矛盾乃至斗争,最终导致改革过程失控,改革目标也必然落空。
    范仲淹的庆历新政与王安石的熙宁变法,便是简单地剥夺原本阶层的利益,然后进行重新分配,这样引起原有阶层的反扑,失败也就难以避免了。
    范仲淹这十条,条条指着既得利益阶层的脑门道:“看着啊,我要来革你的命了!”
    这样的变革不失败哪有天理。
    欧阳修却道:“如何不能,二府三司的主官以及官家都看过了,都觉得切中时弊,很快便要执行了,到时候选拔良吏,等此法行之天下,这天下又会好起来的!”
    欧阳修很乐观。
    章衡笑了笑道:“我听说晏相公与章相公有疑虑的时候,还跑去吕相公询政?”
    欧阳修愣了愣,章衡却像是无意一般,很快便将话题转到其他的地方了,两人也是聊得投机,欧阳修想将他留下来吃饭,章衡却说二哥家媳妇要生了,他要看看去,欧阳修便不好留了。
    章衡赶紧熘了,就像是放了把火就跑的熊孩子一般。
    然后几天之后章衡便听到欧阳修将吕夷简给弹劾了。
    欧阳修指出:吕夷简前后执政二十余年,不为陛下兴利除害,苟且姑息,万事堕坏如此,内则帑藏空虚,外则民财殚竭,若陛下想依靠吕夷简兴财力,宽民力,其可得乎?
    现在吕夷简以疾归家,尚贪权势,只有罢免他商议军国大事之权,才能使宰执真正担负军国大政!】
    当章衡听到具体的弹劾内容的时候,他也不由得愣了愣,好家伙!
    欧阳修不愧是大宋加农炮,这一开炮真是了不得啊。
    欧阳修直接将大宋陷入如今状况的责任都归在吕夷简的身上,然后指出,现在吕夷简还在干涉政事,宰执们都无法真正执政,那跟吕夷简在政有什么区别?
    欧阳修的弹劾奏折一上,蔡襄几人立即跟上,于是赵祯正式下了诏书,让宰执不要去叨扰老相,如有政事,宜宰执相互商议。
    如此算是将吕夷简操控朝政的路子给堵死了。
    章衡听到这个消息,立即拜访吴育,与吴育一顿争吵之后,吴育只能同意帮忙做一些事情。
    第二天的吴育先是找了王拱辰,之后又拜访了章得象。
    章衡则是趁着休沐,邀请了曹俏,酒菜倒是简单,但曹俏离开时候却是十分的高兴,几乎将章衡当成了兄弟一般。
    章衡送中秋节过节礼物给贾昌朝,与贾昌朝钻进书房里面聊了好半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