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长夜行 > 第八百八十五章:骑着小安去旅行

第八百八十五章:骑着小安去旅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百里安气息沉炽,发痒的獠牙又将她咬住,佳人仰头痛吟,更衬眉目如春水般婉约动人。
  
  他狠狠将她压下去,手间动作却是无比轻柔如捧珍宝般将她放在光洁如玉的岩石上。
  
  尹白霜小脸红扑扑的,嘴上说着急色,手里的动作也是大胆,可眼底却仍旧有藏不住的紧张与羞涩。
  
  “别怕。”百里安身量修长,虚虚地拢着她。
  
  尹白霜腰间束带与环佩被扯落下来,沉散于水中。
  
  她红着脸看着他,不在再说话,只是可怜兮兮地咬着一缕湿润地发丝,回眸一眼,娇嗔楚楚。
  
  死寂已久的阴阳道鱼宛若受到了天地气息的灌入,在冰冷的死魂之海里散发出温暖的热意。
  
  百里安三年前,做为尸魔重生于世,本应主修阴魂死魄,黑暗血气之力。
  
  可腹中却为将臣种下一颗阴阳道种,可汲天地间阴阳两玄之力,正如一捧死灰之中埋下一颗微弱的火种。
  
  将臣乃是尸魔之王,虽不似太阴大帝那般能够聚阴成冥府,执掌生死轮回。
  
  可真正逆转生死阴阳变化,却也不过是他翻掌之间,为百里安魂死的体魄里种下一缕生机。
  
  而玄阴之气,正是他体内那颗阴阳火种所需要的薪柴,干涸死海里渴求的甘露。
  
  自三年前的一场灭顶之灾,百里安遗失尸骨,虽重聚肉身元灵,体内积沉的暗伤却如跗骨之龋,积酿愈深,可谓是一堵百堵。
  
  故而此身根本难离中幽皇朝的后土灵脉所蕴养,便是取那墨阳剑,百里安数月前可谓是狠吃了些苦头,魂魄再受创损,即便在太阴府司的冥火之中蕴养,也未能痊愈。
  
  如今汲了尹白霜这一身至纯至阴的气息,便如死海引活泉,朽木燃星火一般,死灰槁木,定云止水,竟生鸢飞鱼跃之气象。
  
  流水不腐,户枢不蠹,其中益处,不可言绘。
  
  尹白霜伏于青岩石面,身子如鱼一般摇曳,一番风雨跌宕,骤然间,天崩地暗,荒火欺天。
  
  二人头顶上方的摩棋殿顷刻大崩涣散,身下溪河滚烫蒸发。
  
  万千荒火齐聚而来,带着焚尽诸天的可怕破坏力席卷一切。
  
  百里安背脊一僵,面容冷沉,将尹白霜温柔地压在身下紧紧包裹保护,低声沙哑道:“别怕,便是死,烧成了灰,我们也永远都是连在一起的。”
  
  “我不怕啊。”
  
  尹白霜浅浅一笑,目光里满是情欲的盈盈秋水,细长的腿夹着他的腰。
  
  她随手拈来黑白双子:“我可是答应过小安,要带你去游历天下的,怎能失约。”
  
  百里安神情愕然,还未及他反应,那黑白二子化龙升天而起。
  
  天起暮色深寒,万里飘雪,一头巨大的冰龙破开重重荒火。
  
  尹白霜嫣然一笑,风姿倾倒众生,她将百里安反手抱住,带着他的身子跃然而起,白子翻飞间,空间置换颠转。
  
  她竟能够在九焚谷禁地之中,动用空间之力?!
  
  尹白霜细喘一声,好似换了一口气息,星眸半闭小脸晕红道:“姿势都换了一轮,我们的新婚之榻,也该换换了。
  
  小安,方才你要怎般我都依着你,只是这花烛之地,纵我几回可好?我想带你去几个有趣的地方。”
  
  山高地远,云海沉浮。
  
  百里安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间,四野风景置换异位,空气之中的灼灼炎意化为阵阵清朗的风,吹拂二人的发丝。
  
  星稀露冷,皓月当空。
  
  人间山河,不知何时已入寒夜。
  
  风声呼啸过耳,百里安下意识抱紧怀里紧密相连的人,只觉得自己正在不断下坠。
  
  落于一处巍巍高楼石塔之上,落地之时的反震力,让两人齐齐倒吸一口凉气。
  
  尹白霜瘫软在百里安的手臂间,周身宛若刚从水里出来一般,柔软的娇躯滑不留手,一身骨头像是刚炸出来的酥饼一般,轻轻一捏就要碎了渣了去。
  
  她迷离着双眸,抬起微显迷茫的杏眸看着百里安。
  
  百里安被冷风一吹,头脑倒是清晰了几分,他担忧道:“这下可是将事情闹大了。”
  
  尹白霜玲珑心思,如何猜不出他在担心什么,她目光狡黠道:“小安莫不是觉得我此番前来,是故意向中幽太子殿下借种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
  
  “小安放心吧?我没那么容易怀孕,你的精气与我相益合,可借用来修炼进化姑射十藏术了,所以真想让我给你生一个孩子的话,你还需多多努力才是。”
  
  百里安诧异张眸:“能够助你修行?”
  
  苍梧宫的圣道功法怎会如此不正经,闹得好似邪道双修之术。
  
  瞧他神情吃味很不自在,尹白霜噗地一下笑出声来:“傻子,我苍梧宫又不是合欢宗,只是小安你与常人不同罢了。”
  
  百里安道:“我竟不知,对于小霜而言,我倒成了十全大补丸。”
  
  见他不信,尹白霜又笑着解释道:“你难道真以为离开九焚谷,是我一个人的功劳吗?摩棋殿的空间之力,可没那么厉害。”
  
  百里安神色一怔。
  
  尹白霜蹙眉咬唇,轻轻推开百里安的胸膛,低喘道:“天玺剑宗信奉的主神是麒麟,太玄宗所信奉的是凤凰,而我苍梧宫所信奉的主神却是应龙。
  
  当我看见小安手臂间那两道红点印记时,我便知道了你以被应龙奉为主人。
  
  主人与灵兽之间,虽力量不能共用,可魂魄神源却是异体同生,息息相通的。
  
  小安自己未察觉,可我修行姑射十藏术,却能够感应到你体内藏有应龙神息,我同你双修,却是能够进一步的进化功法,使其完美。”
  
  说话间,她嫣然一笑,指尖拈出一枚白子,白子顷刻间化成一头幼小的白龙,腾飞起伏:“本来以我的能力,想要同开黑白双子三百六十一枚极为吃力。
  
  如今我的灵力却能够与摩棋殿融会贯通,心随意动,便是九焚谷的空间也能破之,光是这一点,我在摩棋殿上的掌控之力,便比程盘这个殿主要厉害了。”
  
  百里安哭笑不得:“好啊你,既然一早知晓此劫可渡,为何不同我明说,害得我白担心一场。”
  
  尹白霜斜了他一眼:“若我一早便同你说了,你便不能全身心的投入进来,同我好了。”
  
  她小手不安分地在百里安腰上摸了一把,笑道:“你瞧,当时你以为你和我都要死在那里,这小腰扭挺得可是一点含糊都没有的,更重要的是,你同我在一起的最后时刻,占着我身子的时候心是干净的,没有其他人。”
  
  百里安上前一步,拥住她:“即便不是最后时刻,抱着你的时候,我也只想念你一个人。”
  
  一汀烟雨夜色朦胧的融入少女的杏花春眸里,半盏花色,华灯初上,她将百里安一推,轻轻压倒下去,城上的风极大,吹得二人发丝狂舞。
  
  “小安,还记得我们当初的约定吗?好好修行,来年之时一起共赴红尘,降妖除魔,看遍人间山河,这里是我苍梧宫所守护的卫国,国都湘陵。”
  
  高楼石塔,不胜寒,这间石塔乃是卫国供奉国教苍梧宫时,祭祀之地。
  
  平日里,禁止登行,眼下出了缠绵在一起的二人,再无他人。
  
  登高之处,纵观都城纤陌纵横,寒风扯呼,万家灯火亮起,远近青山沉浮于云海,星与灯火辉映,松涛如海,凡音万千又寂寂。
  
  疯疯癫癫两百年,再遇故去心上人,未能得半分冷静,行为举止却愈发疯癫痴狂。
  
  她里里透透地将她的少年郎吃了遍,贪着他的身子,却仍旧记得他曾经的梦想与奢求。
  
  她压着过往的期许与黑暗,祷告着曾经破碎又斑驳缝合的美好憧憬。
  
  她带着他行过四海列国,六合八荒,大逆不道地在天下十方圣地里留下了二人到来过的痕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