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从紫罗兰开始的无限穿越 > 226、二人的决战

226、二人的决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你确定这玩意儿能永生?”路叶看傻子似地看着奥内斯特,“看来你儿子什么都没告诉你啊。”
  
  “他本来就对老夫心有芥蒂……不过罢了,犬子已死,现在应当对付的是你才对!”大臣来到小皇帝的身后,按着他的双肩,“陛下,此子便是造成帝都动荡的杀手之一,还请下令诛杀。”
  
  但还没等小皇帝应声,大臣周身的尖锐士兵们就行动了起来。
  
  这些人都是大臣亲自从皇拳寺之中挑选出的精锐,虽然身体没有经过改造,但实力绝对有所保障。
  
  他们齐齐朝着路叶和薇尔莉特冲锋,甲胄晃动的声音被怒吼声掩盖。
  
  不过没用。
  
  都不用路叶亲自出手,薇尔莉特就提着战斧冲进了人群之中。
  
  不多时,只见那些身着重甲的士兵们就像是被嘎掉韭菜一般在空中飞舞,摔倒在地之后滚地痛呼或是昏迷不醒,薇尔莉特用的是斧头的背面,用沉重且迟钝的这面对付这些身披重甲的敌人简直有着奇效,既不用担心斧刃被甲胄卡住的尴尬情况,还能感受到打高尔夫球时的感觉。
  
  仅仅一分多钟的时间都不到,数十名尖锐士兵们就全部战败。
  
  就连大臣也不由得为之震惊。
  
  他知道路叶和薇尔莉特的实力绝对不简单,但也没想到会这么强。
  
  在士兵们被解决之后,薇尔莉特并未停止进攻的步伐。
  
  她将手中的大斧分成了两截,将其中一截向着大臣投掷而去。
  
  斧刃撕裂空气,几乎是在瞬间到了大臣的面前,薇尔莉特如影随形。
  
  留给大臣的就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全力对付被掷来的斧头,要么对付薇尔莉特。
  
  但无论选择哪一种,他都会受到另一方的伤害。
  
  毕竟以他那肥胖宽大的身躯,灵活性可以说几乎为零。
  
  但下一刻,异变发生了。
  
  那朝着大臣飞来的斧头兀地留在了大臣的皮肤表面,完全无视了惯性。
  
  紧接着,那半截斧头骤然破碎!
  
  但还没完。
  
  薇尔莉特带着另一把斧头砍来,攻势迅猛。
  
  只见大臣不慌不忙地微分双脚,稳住下身,双拳骤出,猛地击在了斧柄之上。
  
  薇尔莉特见状立刻改变了攻势,采用肉搏战。
  
  但她并没有在肉搏战中占据优势。
  
  大臣本就出身于皇拳寺,还是最高级别的那类弟子,本身底子就不差,更加重要的是他的躯体,那一身肥肉并非没有用武之地,卸去了薇尔莉特不少的力量。
  
  几招下来,薇尔莉特没有占到上风,选择了后撤。
  
  她先前的打法就如同猎豹,短时的爆发性极高,但续航不足。
  
  不过有一点她想不明白,那就是她之前掷出的拿斧头为何会失效,还坏掉了。
  
  明明力量应该是足够的才对,难道这个大叔脑袋上的皮肤很坚硬吗?
  
  想到这里,她不禁抬头看向一旁的路叶。
  
  而路叶揉了揉她的脑袋。
  
  “不怪你,你已经做的很好了……”
  
  路叶知道缘由。
  
  薇尔莉特之所以没能得手,原因出在大臣手上的那枚镶有已经裂开的祖母绿宝石的戒指。
  
  帝具——伊雷斯顿。
  
  是能够破坏对手的帝具的反帝具,碎掉的宝石只需要一周的时间就能够再生。
  
  它使得薇尔莉特所掷出的帝具失效并将其破坏掉,不过因为薇尔莉特只使用了手中帝具的“一半”,所以它并没有完全碎掉,只是裂开了而已。
  
  路叶振掉不死斩上的血迹,身体微屈,然后整个人犹如脱弦之箭般飞出。
  
  ——巨型忍者突刺!
  
  “哎呀,这可真是的……”大臣微微眯眼,“看来要老夫这把老骨头来亲自对付你们……一点也不现实啊。”
  
  伊雷斯顿并未破碎,也就是说它还能再承受一次帝具的攻击。
  
  但关键在于,路叶的武器并不是帝具。
  
  大臣之所以能察觉到这点,是通过都民武艺大赛之后,从布德那边的情况了解的。
  
  布德被路叶斩去了一条手臂,大臣自然装模做样地去探望过。
  
  但去了几次,布德的伤势都没有很好的改善,这让他觉得奇怪。
  
  要知道皇宫中的医师医术是很高超的,不可能连一条断臂的伤势都无法治好。
  
  但在仔细询问了医师之后,大臣才知道布德的伤势很难治愈,就算用尽各种名贵的药物也只能缓慢地促进创伤面的恢复,更别说接上原来的手臂了,所以布德后来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装上了能够循环血液的义肢之后,情况才有所好转。
  
  根据这些情报,他猜到了路叶的那把刀绝不可能是帝具。
  
  因为这跟路叶口中那“储存物品并将其隐藏”的能力相冲突。
  
  帝具是不可能拥有两种毫不相干的能力的。
  
  不过,
  
  不论哪种才是路叶真正的帝具,又或者是两种都不是帝具,大臣也不打算跟路叶打。
  
  他连对付薇尔莉特都很勉强,一旦被两人围攻,那就完蛋了。
  
  所以大臣选择了后撤,他抓起小皇帝,闷哼一声,双脚发力。
  
  地面龟裂的同时,他的身体也朝着后方退去,避开了路叶的突刺攻击。
  
  “不打吗?”路叶说,“可出口在我的后面,你有其他路子能逃出去?”
  
  “当然没有。”大臣按着小皇帝的肩膀,“这座地下陵墓虽然复杂,但却只有一个出口,不过别担心……你们依旧是要死在这里的。”
  
  说完,大臣笑了,笑得十分阴险。
  
  当了这么多年的大臣,他怎么可能不准备一张王牌捏在手中?
  
  “陛下啊,”他说,“如今帝都已经到了危急存亡的关头,是时候展现您的威严了!”
  
  “威严……?”小皇帝看着大臣。
  
  “没错,由帝都历来的皇帝们、世世代代传承下来的……至高帝具!!”
  
  大臣朝前走了两步,张开了双臂,肆无忌惮地狂吼。
  
  “只要启动这尊无上的护国机神,无论是叛军还是逆贼,都会统统臣服在陛下您的脚下!!”
  
  “这样啊,不过很可惜,我做不到。”
  
  “什么?”
  
  皇帝居然会对自己说不?
  
  脖颈处传来微凉的刺痛感。
  
  大臣诧异地想要回头,但却做不到了。
  
  随之而来的,是席卷全身的麻痹感觉。
  
  “怎么样?”切尔茜在大臣的耳边呢喃,“能被一个美少女制服,你就偷着乐吧。”
  
  “什……么?”大臣目呲欲裂,“究竟是什么时候掉包的……难道是那天晚上?!”
  
  “是的,”路叶来到大臣身边,从他怀中取出了那枚果实,“就在炸掉你的那个时刻,切尔茜在兰的帮助下潜入了皇宫,她的帝具能力是能够变成任何想要成为的东西,是不是非常方便?”
  
  “多亏了你们,我才能找到机会。”切尔茜拿出两根棒棒糖递给路叶和薇尔莉特,“虽然我的帝具很方便,但在战斗方便我确实不太擅长呢!要不是你们帮忙转移了这肥猪的注意力,我还不一定能找到机会下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